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官网

亟待建立亚太地区全面能源合作伙伴关系

时间:2014/2/25 0:00:00   来源: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管理委员会官网  点击:13058

戈列布· 伊瓦申佐夫

                            

获取能源资源的竞争已成为当今国际政治中的主要驱动力。世界正面临着由能源消耗量急剧增长而引发的结构性能源危机。

对此,亚太地区比全球其他任何地区更能感受到切肤之痛。到2020年,仅东北亚地区就将消耗世界能源的一半。但该地区自身产量仅占其石油需求量的27%。中国石油消耗量的55%为进口,日本为90%,而韩国则根本不产石油。

虽然不同国家政治和军事利益可能不同,但能源安全是区域内所有经济体的共同关切之一。近年来,亚太地区的能源发展出现了新的耐人寻味的敏感问题。全球金融不确定性、中东和北非地区的政治态势以及福岛核电站事故等等都构成了新的挑战。但存在的问题其实更为广泛。有害气体排放在不断增长,气候恶化,我们需共同努力应对这些问题。

出路在何方?首先,应通过共同降低能源强度、提高能源效率使能源更加环保。2011年APEC领导人在檀香山峰会上制定了到2035年将成员经济体能源消耗降低45%的任务。去年在符拉迪沃斯托克,APEC领导人重申该任务。绿色增长就是要建立起一个新的技术结构,发展低碳经济,大量削减碳氢化合物消耗量。

其二,在世界不同地区,特别是在非洲东海岸,发现了新的石油与天然气蕴藏地,这些重要发现将缓解亚太地区的尖锐的能源矛盾。在亚太地区,如澳大利亚东北大陆架、巴布亚新几内亚和东帝汶,也都发现了新的丰富的潜在天然气资源。

最后,非传统碳氢化合物,首先是页岩气,已开始大规模开采,这也需要加以考虑。过去十年,美国一直在该领域遥遥领先,其页岩气产量已增加了17倍。有测算指出,美国国内天然气需求将在很大程度上由页岩气满足。美国人已经部分减少液化天然的进口,这部分液化天然气进入欧洲,致其现货价格快速回落。没有人能够排除亚太地区天然气市场也发生同类情况。

然而,目前页岩气状况十分模糊不清。全球页岩气储量以及其合理开采的潜力尚未研究透彻。页岩气生产有许多技术上和经济上的难题,因为页岩气生产成本整体来讲高于传统天然气,但主要还是生态问题。出于生态原因的考虑,法国总统已禁止通过水力压裂的方式勘探页岩气。通常所说的压裂是一种技术,它将水与砂和化学物混合,再将该混合物用高压注射到井筒,在地下产生裂缝,形成导管,气体可沿这些导管汇集到井筒处。专家认为水力压裂会污染地下水。也有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不同来源的证据表明,水力压裂可能引发危险的地震活动。

化石燃料将继续在亚太地区的能源结构中发挥主要作用。天然气是最为广泛使用且最为清洁的化石燃料之一。鉴此,我们应采取措施增加APEC能源结构中天然气的份额,同时要评估页岩气及其他非常规天然气资源的生产、贸易潜力及环境影响。当前亟待推动建立APEC天然气论坛。

我们迫切需要推广清洁煤技术,提高燃煤电站发电效率。

我们在使用生态友好型能源方面还将别无选择地发展核能。我们需共同努力,针对核能反应堆制定更多的安全措施,应对事故的发生,在出现泄漏事故发生后保护周边地区及其群众,并进行重新安置。福岛事故后,此项工作显得尤为重要。

俄罗斯是能源出口大国。但是在APEC,我们不打算只仅仅关注能源原料如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贸易问题。毫无疑问,这些问题当前十分重要,但我们应更着眼于未来。因此,我们将进一步推动富有建设性的关于能源安全的全面讨论,囊括能源安全的方方面面,并就能源绿色开发开展全面合作。

俄罗斯与亚洲国家的能源合作,包括了电力工程、核能及水电生产。俄罗斯在向中国、印度、伊朗、越南以及其他亚洲国家出口电力机械方面,具备良好的经验。俄罗斯在核能领域同样也可以做出许多贡献,从核电厂房屋的建筑到最后处理用过的燃料(在该领域,俄罗斯几乎没有竞争对手)。在和平利用核能方面,俄罗斯与亚洲地区的中国、印度、伊朗、越南(包括建造核电厂)及日本、韩国(核燃料供应,参与ITER项目等)积极开展合作。旨在整合俄罗斯、中国、蒙古、韩国和日本电网的“亚洲超级圈”项目可以提供巨大的能源潜力。西伯利亚水发电站可成为该“亚洲超级圈”的主要供电方,而俄罗斯有可能成为一个上述国家间日常能源流的重要枢纽。

自2001年上海峰会通过有关倡议以来,APEC一直在仔细讨论能源安全问题。该倡议当然是行之有效的。其内容在过去十年内几经修订和扩充。然而,考虑到当前形势的变化,亟待将“能源安全倡议”升格为“亚太全面能源安全伙伴关系”。

这种伙伴关系应致力于保障:

-该地区所必需的能源供应,包括碳氢化合物以及电站和核电站所用燃料等,同时采取足够措施保护环境;

-在APEC地区及时解决任何石油与天然气供应中的突发事件;

-实施那些可降低能源强度、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方案;

-保护新能源项目中的主要投资,包括那些天然气液化及页岩气生产项目中的投资;

-核反应堆的可靠运转、对事故的迅即应对、在突发核辐射事件后对周边区域及群众的保护及重新安置。福岛事故后,这些问题都引起了高度重视。

-稳定及可靠的能源材料的海陆运输路线,安全传输是能源安全的一个关键要素。

“亚太地区能源伙伴关系”将出口国、进口国及过境国家三者的利益紧密联系起来。没有需求的安全性,也就没有供应的安全性。因此,风险应分散给能源供应链的所有参与方来承担。

供应商和采购商之间能源商业资产的相互交换也很重要。在石油天然气等战略产业领域,俄罗斯对外商投资正在并将继续遵循开放政策。目前,在俄罗斯参与石油生产的外国资本可持有25%的股份。反之,俄罗斯又自然而然地乐见俄罗斯公司参与外国投资项目,不受歧视,得到与其他公司同等的待遇。在能源领域里的资产交换和交叉投资定能加强能源安全和稳定。

亚太能源伙伴关系的发展不仅会促进该地区经济的稳步增长,还将对改善亚太地区的总体安全状况做出重要贡献,因为它将减少某些国家或国家集团在能源市场的尖锐对抗。毫无疑问,这种由争夺资源而发生的利益对抗是亚太地区绝大部分领土争议的主要成因。                              (陈晓爽  译)